轉載 法國最富有的中国商人陳氏兄弟(ニ)


  
   随着陈克威、陈克光兄弟在法国的成功,在泰国和香港的另外两位兄弟陈克齐、陈克群相继报来喜讯:陈克齐于1976年创建的泰国世界进出口公司效益卓著,并且在1991年顺利将泰国农食品加工厂推上股市;陈克群于1981年创建的昆仲和有限公司开拓了欧美澳及中南美洲、非洲、印度洋及太平洋群岛等四十多个国家的市场,成为香港食品出口著名的商号一。

 重新创业的过程中,陈氏四兄弟仿效古代合纵连横之术,将香港、泰国和法国的陈氏企业联合起来,遥相呼应,建立了庞大的企业王国——陈氏兄弟集团。其业务跨五洲连四海,成为世界上著名的华人企业之一。 2002年,陈氏兄弟公司再传捷报,在大巴黎地区投资数亿法郎兴建的公司总部新大厦落成。新大厦的建筑面积近3万平方米,融行政、批发、仓储、门市和餐饮等为一体。当地媒体预言,陈氏公司总部将拉动周围商业的发展,形成一个新的中国城。 谈到成功的秘诀时,陈克光先生说,陈氏兄弟公司的成功,尤其是经营理念和管理模式的形成,主要得益于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

 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中素有“家和万事兴”、“和气生财”的古训。“和”既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也是陈氏家训的精髓。兄弟之间的手足之情,凝聚了一种伟大神奇的力量!陈氏家族成员相映成辉,相得益彰,他们团结互助的精神造就了陈氏家族辉煌的事业,也赢得了华侨在海外的声誉和地位。陈氏兄弟公司的健康、快速发展,秘诀正是以深厚的中华传统文化为基础,同时汲取了老挝文化和法国文化的精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企业文化。 情系桑梓,奉献神州。谈到陈氏兄弟公司为祖国所做的贡献时,陈克光先生表示,在陈氏兄弟公司的发展战略中,中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因为,那就是祖国,那是家族的发源地。中国改革开放给了海外华人报效祖国的大好机会。陈克光说:“回祖国发展是我从小的心愿,从1992年开始,我多次回国考察、寻找投资项目,希望用实际行动促进国家经济发展”。

  2001年9月,在中国南京召开的第6届世界华商大会上,陈克光先生作为法国代表团的团长和名人,在名流论坛上慷慨陈词,发表了题为《全球化机遇与挑战》的著名演讲。他在演讲中提出了一个重要观点:“没有13亿人口的中国,全球化只是空谈;没有13亿人中国的加入,世贸组织没有发展前景”。话音甫落,众多传媒立即敏感地捕捉到这一真知灼见的信息,争相报道。 据悉,近十多年来,陈氏兄弟通过直接和间接投资,为祖国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为了支持祖国的经济建设,他们不但自己回国投资,在北京、河北等地,开发生物工程和运输服务,并且在北京设立了办事处,开展多元化业务,同时还努力为中国在海外招商穿针引线,积极促成了国际上一些极具实力的大企业投资中国,其中,最为典型的当属豪门啤酒项目

  中国豪门啤酒集团是法国陈氏兄弟公司在1996年,联合世界五大食品生产企业之一的法国达能集团在唐山成立的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占地17万平方米,年产啤酒30万吨,总投资6亿元人民币,拥有1500名生产人员及近200人的销售队伍,8条全自动啤酒罐装生产线每天生产瓶装、易拉罐、扎啤等10个品种。 经过6年的发展,豪门啤酒从酿造技术到工艺以及生产、实验设备都有了全面提高。然而,由于法国达能集团近年来调整食品经营战略,决定撤出啤酒行业,这使得正在成长中的中国豪门啤酒面临困境。

 为了全力支援中国的啤酒工业,陈氏兄弟公司义不容辞地斥巨资,收购了达能集团在豪门的全部股份,这是中国加入WTO后,陈氏兄弟在中国市场的一个重大举措。2002年7月13日,刚刚完成了资本重组的唐山欧联豪门啤酒有限公司,以崭新的姿态亮相天津第三届啤酒节,在同时参展的30多个国内外知名啤酒商中,总经理陈克光先生成了众多媒体追逐的焦点人物。陈克光先生对记者说,此举源自陈氏兄弟公司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信心。加入世贸后的中国朝气蓬勃,各行各业潜力巨大,为海外华人回国投资,谋求发展提供了大好机会。应该抓住这难得的机遇,积极寻找更多的投资项目,进一步发展在国内其他领域的合作。在100多家批发商参加的经销商大会上,陈克光把经销商和厂商比作一家人,重申了“先交朋友,后做生意”的经营理念,在谈笑风声中彰显其远见卓识和商业巨子的先做人,后做事的大家风范。 经营多元生意的同时,陈氏兄弟始终满腔热情,为发展中法关系作贡献。早在北京首次申奥期间,陈克光先生在大哥陈克威的支持下,为争取各国支持、尤其是法国奥委会要员的支持而奔波。

  当中国申奥代表团前往蒙特卡洛出席国际奥委会会议时,陈克威、陈克光应邀作为代表团成员,共赴盛会。虽然当年北京的申奥未能成功,但陈氏兄弟对于中国申奥的热情和努力却有口皆碑。多年后,法国电视记者在北京采访李岚清副总理接见陈克光先生的新闻时,曾经发问中国领导人:“您为何接见陈克光先生?” 李岚清副总理微笑着回答说:“于公于私,我都要见。于公,我分管中国对外经贸,外贸当然也包括海外华商;于私,陈先生是我的朋友,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岂有不见之理?”

                                              (思嘉上傳20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