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生活 > “吼几声”之二

“吼几声”之二

吼几声”之二

反腐不应只是矛头向下

许琼玲

       十八大的决议和习近平总书记的“亮相”讲话深得人心,非常受鼓舞,与以往不同的是,十八大把反腐斗争写进了决议里,总书记指出要从严治党,全面加强党的建设,坚决反对各种消极腐败现象。这样的表态让老百姓觉得中国大有希望,和平崛起、振兴中华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就能看到。    

       我不禁想起当年朱镕基当上总理时与媒体见面的讲话,当时中国式的社会主义面临企业制度改革的新形势,朱总理在讲话中慷慨陈词,说“即使我的面前是刀山火海,我也要勇往直前,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来表示他的决心和勇气,在场的记者们全感动得热烈鼓掌,我在电视机前观看直播,也激动得很,打心眼里敬佩这位新总理。几年之后,老百姓看到了企业改革的新成效是:一大批工人下岗,提前失业;一小部分人“先富起来”,到了本世纪成了新兴的资产阶级,他们的年薪高达7位数甚至接近8位数,几十倍甚至几百倍高于普通的职工 !

       因此,在为十八大欢欣鼓舞之后,我想说的是要听其言,观其行。老百姓都觉得时下的腐败已经不是个别现象,不是养了(或强占,报上有披露有的是以权强占有夫之妇的)七八个、十几个情妇或受贿六七位数才叫腐败,那种以考察为名、公费出国旅游的,那种公费吃喝的,那种巧立名目作假帐设小金库然后集体私分的,那种以权谋私、假公济私的,.....名堂太多, 涉及到的已不是个别人, 谁都心知肚明,是集体分赃,人人有份。仅仅是利益分赃、便宜大家分,这种腐败还只是小腐败,但经媒体曝光也够令人发指、深恶痛绝的。大腐败是政治上腐败。结党营私,封官敛财,庇护犯罪亲属逃避法律监督或成为亲属以非正当手段获取暴利的保护伞......这种腐败往往因其地位显赫权柄太大而得以掩盖。揭露和处理小腐败容易,只要互联网上有人披露或被媒体曝光,有关部门就立即行动起来,这种姿态当然应该欢迎,但是,老百姓能知道能看到能揭发的范围是有限的,充其量也只是一些小腐败而已,那种大腐败就不是普通老百姓能知道的了。从严治党,坚决反腐,就不能等互联网或媒体曝光才来被动处理,矛头不能只是向下,光抓小鱼小虾米(当然这样也符合人民大众的利益),必须有计划有步骤主动出击,敢打“大老虎”,对公众有透明度。

       还有一种是用权力掩盖的腐败。我想起在报上看到的两件事,其一:今年夏季京华时报曾连续报道此案,(没有记错的话)是湖南一个小地方一位母亲,她的女儿在未满十三岁时就遭一成年男子(忘了其姓名,假设是A)强奸后,A 还胁迫这个女孩连续被几名男子轮奸,之后强迫女孩卖淫。女孩身心遭到严重摧残以致神志不正常,家长才发现真相。母亲向执法部门投诉,为首的A 等人被判了刑,但仍然靠其关系寻找轻判。母亲因自己受害的女儿没有得到道义上的赔偿,仍然四处投诉未果之后,她在当地政府衙门、公安局、法院门口用静坐、长跪、哭诉甚至是脱衣服抗议等办法求见领导,都不被理睬,最后竟把她以“扰乱公共秩序”“神经病”的罪名抓进劳教所强制劳动。女孩的父亲四处求告也无济于事,最后求人写文在微博上公开事情的经过,一名有正义感的律师看到这条消息后,前往劳教所见了女孩的母亲,了解实情,并为这个不幸的家庭提出诉讼,媒体才

       刊登了受害者的经过......第二件事:也是今年秋季京华时报连续报道(好像是发生在四川),一名大学生村官在自己的微博上转发批评当地政府和官员的文章,竟被诉以“反党反政府”的罪名被判劳教三年,其父四处投诉不成,直到三年期满,这位大学生村官获释后,他立即为自己的清白投诉,要求对自己的案情重审,当地公检法却以“已经超过有效期限”为由,拒绝立案。他在微博上公开后,也是一位有正义感的律师在北京帮他起诉......这两例使我为受害者义愤填膺,也非常震惊于现代文明的中国竟有这样办案的执法部门!我是个孤陋寡闻的人,比这两例更让人震惊的案例多的很!人们不禁要拷问:中国的公检法那么的“黑”和几百年前封建社会有什么不同?!我不知道台湾的情况如何,但是,在共产党执政的中国大陆,就不应该有这样的公检法。不维护弱小群体的基本权益,不为受害的弱小群体伸张正义,反而加害于他们,这不是以“官僚作风”、“渎职”这种轻描淡写的用词就能掩盖过去的,这实质上是权力机构腐败的表现,是政权腐败!

       我想让大家知道一下各种大陆公干人员以考察交流为名,公款到印尼旅游的情况。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因为在雅加达的华文报有认识的记者,在华社同乡会里也有认识的朋友,几年前偶尔有机会见面,说起大陆去印尼的各种访问团,我才略知一二。苏哈托政权倒台后,本世纪初,印尼与中国的交往松了绑,大陆各种访问团逐年增加,因为印尼热带风光旖旎、旅游资源丰富,自然吸引了大陆想出国旅游的人。当地华人经历了几十年的华文禁锢之后,对原祖籍国来的人更视为亲戚,非常热情,华社各种团体都把中国来访的各种代表团视为上宾,常出面款待,摆宴席请吃饭自不在话下,派车接送、记者相随报道也是必须的,提供好吃好住好玩,末了还需每人送一份大礼,客人如果说:印尼的燕窝、海参很有名是吗?那就是暗示主人应该送他们燕窝海参了。来访的代表团越来越多,常常是同时来3、4个团,甚至多达5、6个,一个月中可达十多个(可以查阅印尼的几家华文报,每星期报道中国来访代表团的消息至少有2、3条),人数远远超过回印尼探亲的归侨,华社团体开支太大,吃不消了。但是,中国使领馆会事先通知说:某个代表团将来访,你们能安排吗?好像是协商的口气,实际上就是让华社团体去接待。国内腐败之风也被这些名目繁多的各种代表团带到国外,真是丢尽国格!但是,代表团的成员并不以为然,反正是吃了,玩了,还拿了——两头拿:旅差费在单位报了账,在印尼,一切费用由华人社团负担(!),不亦乐乎!有朋友对我说:这些访问团在大陆贪得还不够,还来印尼对华人捞一把。

       当今的中国大陆,还有什么部门、什么机构是真正清廉的?连民众给地震受灾地区的捐款都被挪用在别处,国家拨给贫困地区学生的中餐营养补贴费也遭克扣......还有专门提供假论文的团伙落网被媒体曝光,我才大开眼界,原来很多高管、教授、博士们写论文也都作假抄袭、花大钱去买的!可见腐败风气之盛已遍布社会各个部门和行业,成了社会肌体的毒瘤!

        (几天来在断断续续写本文时,报上登出消息说,中央政治局订出8项新规定改进工作作风,体现了新班子的务实作风。)

       再接着说政权腐败的话题。这本来不是像我这等草民能阐述得清的。

       国民党1949年退守台湾后,到七十年代,台湾就成了亚洲四小龙之一,这是世界有目共睹的。共产党在大陆执政60多年,成绩也堪称辉煌,各种历史文件都有记载,不再贅述,在辉煌的另一面也有这样的历史事实:前三十年的政治是一人说了算,是一人的权力高于一切、决定一切,几十万敢说真话的人都成了右派,一直到文革,想把谁打倒就可以安上“叛徒工贼走资派”的罪名......

       这难道不是政治腐败吗?前三十年是“人治”,不是“法治”,这种流毒至今仍然存在,一些地方官或单位的头,级别不高却能一手遮天,像土皇帝,为所欲为,因为有仿效的“样板”。后三十年改革开放的成果之一是产生新的资产阶级,他们是既得利益集团。这不是我说的,理论界的权威人士对种种现象作了深入的分析,他们的论文在网络上被广为传播,别人传进我的信箱里,我读后,觉得分析得有理。反腐是要触动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的,可以想象,是非常的艰巨非常的困难,也需要时间,不可能一蹴而就,这是长期的斗争,但是,只要是符合广大人民的利益,人民群众是会拥护的,会举双手赞成,也会有耐心拭目以待。

       说到网络,我的信箱里被传进(不知何人,我也不认识对方)一位居住在德国40多年原印尼华侨写的心路历程,此文真实的写出了(和我们同时代的华侨)在外漂泊寻“根”的人生经历和感情变化,很感人,在网络上被传一次就有转发者的感言,我看后也有想流泪的同感。文章很长,这里我只摘部分使其感情发生变化的社会现实的叙述片断。作者虽然在德国生活得很不错,也学有所成,但一直希望结束在外漂泊的日子,寻找能适合他居住和发展事业的落脚点,他的祖根情节一直是魂牵梦萦,所以他想到中国和印尼,但是——

       “青少年时代热爱过、向往过的祖国,在过去的50多年内,发生过迫害超过55万知识份子的“反右”运动,饿死三千六百多万的“大跃进”所造成的大饥荒,搞了十年疯狂、野蛮、倒退和荒唐的“文革”以及20年前“天安门事件”等等,使我对当年的祖国实在不敢恭维了。” 

       后来他选了印尼,那是他童年生活和成长的地方,那里还有父母兄弟和亲朋好友。但是,1998年发生的“五月暴乱”让他惶恐,他亲历了华人横遭各种迫害和歧视的不公待遇,只好离开“第二故乡”重返德国,那里虽然是异乡,但是社会风气和文化氛围很适合各种人群居住,自己的专业也得到了发展的机会。他这样叙述:

      “联想起自己一生的漂泊,单就重返印度尼西亚的短暂几年,比较深入去理解到印尼原住民和华裔的复杂和紧张关系。第二次离开了出生地,我不想再招惹一小部分不喜欢看到自己华人脸孔的原住民,不想再站在那两个族群之间的紧张关系之中,因此也就避免再踏足那个国家。经过那4年的经历,我放弃了在远东对理想境界的憧憬。

       “......在这人生的第三阶段,我终于认定了现实存在的地方,在一个只有一千户人家的居住区安家落户,找到了自己的家园。法国作家卡缪认识到只有那些肯定你存在意义的地方,那些给你的生命以阳光以温暖以自由的地方,才是真正的故乡。而今我不再寻找故乡了,......故乡是什么,所有故乡都是从异乡演变而来,故乡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点。(王鼎钧:《左心房漩涡》)如此说法,要我那中西混血的女儿和她的下一代才能真正意识到。将来有一天他们会说,他们的祖先曾经是印度尼西亚的雅加达华人,这个地方是他漂泊的最后一站。”

       一位转发者留下这样的评论:“落叶浮萍,随处而生,处处是我家,能安身立命开枝散叶的地方就是我故乡,至于祖国只是祖宗曾经待过的地方,曾经听说过美丽的回忆,我们的根已不属於那个地方。若那是梦境中的香格里拉,就不会还有几百万人想方设法流落他乡,再步我们祖宗的后路而客死异乡!而今据说有几万亿的资金已流窜海外落脚,大部份还是掌控祖国的权贵们及其后代搜刮的财产。连他们都不认自己的祖国,为什么我们还要背着祖国的包袱呢?”还有一位的评论是: “回頭看看當今的中國那些借權貴而上位發財的普遍現象,真希望有個像香港那样的廉政公署出現在中國大陸,估計有數成人会成為調查嫌疑!普通老百姓怎能沒有怨言呢!”


       引用这段文字好像和本文的主题不相干,不,有关系。我想说的是:华侨虽然长居国外,他们仍然会念念不忘自己是炎黄子孙,内心深处仍然维系着祖根,这种感情和其他族种人很不一样。是什么原因使他们的感情远离了祖根?就是因为种种腐败使国家这个肌体遭受损害,使祖根在海外华侨心目中不再像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样可以一呼百应。一位华侨朋友曾对我说过这样的话:“我不一定会爱现时的中国大陆政权,但是我爱中华民族。”

       不要低估了华侨对祖根的向心力所发挥的无形作用和力量。看看近代史上哪次革命斗争没有华侨参与?哪次斗争不是华侨在财力物力人力上作后盾的?上次写的《吼几声》没有提到抗美援朝时期华侨的贡献,我准备下次作补充。这次“再吼”想表达的中心是:别忘了国歌里唱的“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是否决心反腐是关系到国家和党存亡的头等大事!如果由于执政党没能解决好自身的腐败而失去华侨的向心力,那将是很可悲的!           

       当今有股学汉语热在全球悄悄地萌发并在扩散着,也许3-50年之后,由于使用汉语的人数和普及程度,将使汉语成为世界公认的正式通用的语言之一。在传播华夏文化和推广汉语中,华侨是很重要的力量,也起着很重要的作用,因为华侨不管是否意识到,他们自身就是传播华夏文化的桥梁,他们每天在日常生活中就在扩大汉语的影响。

 

2012.12.5  

Posted @ 2012/12/11 20:36:14  阅读( 3674)  评论( 1)  
最新更新
  • 自荐新书《悠悠岁月幽幽情》
  • 参加第九次全国归侨侨眷代表大会的报道
  • 自荐长篇小说
  • 怀念黄昆章教授
  • “吼几声”之二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19)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许琼玲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各地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