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往事 > 怀念古打拉夜(大亚齐)-----许玉龙

怀念古打拉夜(大亚齐)-----许玉龙

        有一个地方,我永远不能忘记,那就是印尼的古打拉夜市,当年居住在那里的华侨都叫它大亚齐,现在人们叫它班达亚齐——那也是我从呱呱堕地、孩提、童年到少年逐渐成长的地方。

         几年前,就在这里,一场大海啸,数十分钟的滔天巨浪夹着狂风暴雨以雷霆万钧之势狂扫大地,二十多万活生生的男女老少被夺走了生命,无数的家庭被吞噬。真是惨绝人寰!

         沉默、哭泣、悲痛、哀思,我默默哀悼祈祷:愿罹难者安息,祝愿他(她)们在另一个世界能过得好一些。我更要祝愿那些逃过劫难的千千万万的幸存者,重拾希望,再建家园,走向新生。

         古打拉夜(班达亚齐)市在印尼的苏门答腊岛的顶端,是印尼亚齐省(或亚齐特别行政区)的首府。

         记得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回国前),我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深深铭刻在我心中的大亚齐是一座祥和、美丽的热带海滨城市。我就是沐浴着这里的和煦阳光和椰风蕉雨长大的。在我离开它数十年后,一直都不能把它忘怀,直至垂垂老矣……

         当年它只能算中小城市。它没有大都市的繁华、热闹、拥挤、喧嚣。走在街上,极目远眺,蓝天、白云、青山、绿树,历历在目,周围到处可以看到椰子树那摇曳的身姿和倩影,。它街道整洁,绿树成荫,房屋齐整,错落有致。它没有高楼大厦。人们的住家多是单层的平房或是楼下店铺楼上住人的两层楼的房屋。在市中心的主要街道上,排列着一排排相连的,整齐划一的这种两层楼房。这里没有摩托、汽车横冲直撞的现象,没有人、车拥堵不堪的场面,也就没有了废气滚滚黑烟冲天的景象。这里车辆稀少,人们出行最方便的交通工具是脚踏自行车。还有一种轻便舒适、极其别致的马车,它为老幼妇孺出门提供了方便。马车可说是这座小城里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坐着这种马车游览大街小巷,那是挺开心写意的了。除此之外,每天有一列小火车,来往于市内和五公里外的海港码头之间。当小火车拉响汽笛,声声长鸣,拖着长长的青烟,载着亚齐百姓,穿越城镇马路,通过椰林深处,在农家田园、平川旷野间行驶,我觉得很有诗意,这也是这座小城的特色。我从小看惯了小火车在我家门前经过,听惯了小火车的轰鸣声,对它颇感亲切,数十年后还常常会在脑海中浮现这富于诗情画意的图景。

         作者(右二)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重返大亚齐,与当地亲友在海滨合影。

         郊外青山连绵,山下碧水长流。百里外的一座高山,有山泉激流而下,下到地面,形成无数的涓涓溪流,而后汇聚成日夜奔流不息的大河——亚齐河。亚齐河流淌过大亚齐境内,一直奔流到海不复返。她源远流长,永不停息,哺育了从古至今一代又一代善良诚实的亚齐人,是亚齐人的母亲河。我的童年就是在亚齐河边渡过。我常和小伙伴们在这条河里嬉戏、打闹并学会了游泳。时光流逝,我也渐渐长大——这条亚齐河承载了我童年的全部情感。

         呵呵!我的背后就是亚齐河。

         接着亚齐河又承载了下代人的全部情感。

         大亚齐滨临大海。站在高高的海堤上远眺,大海碧波万顷,天空万里无云,海天一色,湛蓝湛蓝,强劲的海风扑面,令人爽快无比。远处波涛,起伏着渐渐向岸边涌来,一浪逐一浪、一浪高一浪,由远及近,如万马奔腾,气势汹汹,冲向堤岸,扑打着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岩石,发出阵阵的轰鸣声。偶尔会看见,寥寥可数的海鸥,在海面上悠然自得地盘旋觅食;还有那海燕,忽而掠过海面,忽而冲向高空,它们欢乐地叫喊着……望着这浩瀚无边的大海,让人顿时烦恼全消。

         记得,我常在星期日或节假日,约了五六个少年朋友,踏着自行车,向着路程约有四五公里远的海边飞驰。沿途绿树成荫,笔直的柏油路,让自行车行驶得如行云流水般轻快。路上红男绿女,三五成群,兴致勃勃,和我们一路同行。清风拂面,艳阳高照,放眼望去,远处蜿蜒的青山在蓝天白云下,显得慵懒娇媚。周围一丛又一丛的树木郁郁葱葱、一派生机,其中一簇簇袅娜多姿的椰树,随风摇曳,婆娑起舞。望不到边的稻田,谷子成熟了,一阵风吹来,变成了金色的海洋。还有散落在远处田边的茅屋,这时炊烟袅袅升起,随风飘散……美丽的热带田园风光,如诗如画,我们置身其中,陶醉其中,心情格外舒畅。

         到了海边,渔民们分批用各自的舢舨于二十分钟内,把成群结伙的游客运载到对面名叫“兰东”的小岛(他们收费公道,且保证下午按时放舟载回)。岛上椰树丛生,有绵长洁净的白沙滩。那可爱的浅水区,海水碧蓝,清澈见底。这无人居的小岛是人们度假休闲的好地方。人们或懒洋洋地在沙滩上躺着,望着天空中的浮云,享受着温馨的海风轻轻地抚摸;或跳跃在波浪间追逐嬉水、打闹戏耍,那快乐仿佛置身在仙境般。我常和伙伴们,向渔民租借舢舨,自己划舟,追波逐浪。能自如驾着一叶扁舟出没风波里,我们自我感觉很“酷”……有时,伙伴们把舢舨划入红树林内,惊起了林中栖息的海鸟,一阵呱噪后,渐渐归于平静。这里波澜不惊,海水如蓝宝石般晶莹剔透,我们熟练地挥动船桨,舢舨轻轻划破了平滑的水面,激起阵阵涟漪,我们的小舟就这样在微波荡漾中缓缓滑行,如此静谧、如此美景,真叫我们流连忘还……

         大亚齐民风淳朴敦厚,亚齐百姓善良有礼、热情好客。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在郊外的小河嬉水时,我潜泳到河中央,不料被水草缠住了一条大腿,挣扎不脱。我浮出水面呼救,岸边我两个弟弟,连忙向路过的亚齐青年求救,该青年二话不说,脱了衣服立即投进水里,向我游来。在他的帮助下,我脱险了……亚齐人买卖公平,诚实厚道,没听说过以次冲好,“缺斤短两”(亚齐人做买卖是不用秤的。大的东西算个,小的用堆来计。)的行为。如你到市场买东西,价钱谈好后,在包裹时,他们会很自然地顺手多抓一把给你(这已成为他们的习惯),并连声说谢谢。我还记得,我曾经到我同班同学——唯一的一位在振华学校(我的母校)就读的亚齐少年的家做客,受到了他一家人的热情欢迎和招待。主人家流露的真诚和豪爽,我至今难忘!

         几乎所有亚齐人都信仰伊斯兰教,尊奉真主“阿拉”。信徒们对欺诈、奸佞、邪恶行为是不能容忍的。因此,这里社会和谐,人与人相待以诚,彬彬有礼。人们到电影院看电影,不用担心钱包被扒手光顾。在我记忆中的大亚齐,是没有扒手的。 这里有一座听说是全印尼最大的回教堂。这座教堂具有和全世界的回教堂一样的特点,雄伟堂皇,庄严肃穆。在教堂前面不远处是草坪广场,记得小时候,常在这里放风筝,人们和睦相处,一派祥和。

          这座教堂具有和全世界的回教堂一样的特点,雄伟堂皇,庄严肃穆。

         最难忘的是到郊外钓螃蟹。下午,约了几个同学(这里的学校挺可爱,只上半天课),带了钓饵(臭牛肉)和釣蟹的用具,骑上自行车去到郊外的养鱼场钓螃蟹。一到鱼场,首先把绑着臭牛肉的竹杆,约十多二十支,一支支地插在渔场周围的水边,没支相隔十多米,让臭牛肉浸在水里,引诱螃蟹来食(从来不见鱼场主人出来干涉我们)。插好后,我们就可以坐在草席上,静候佳音了。周围到处是椰树,椰林深处,风声萧萧,这时,有人吹奏口琴,有人轻轻弹着吉他,悠扬的琴声,和着天籁之音,编奏着人和大自然其乐融融的和美旋律……过一会儿,我们各自手提有柄的只有篮球网大的渔网,分头向水边走去。只要看到那绑着牛肉的线绳被拉得笔直、竹竿有点下沉,肯定有了。便轻轻地拔出竹竿,慢慢提上来,就会看见水中晃动着红红的八支蟹脚和两只大螯,紧紧抓住牛肉不放。在其未出水面前,就迅速地一竹竿网下去,该死蠢笨的螃蟹,就成了我们的猎物。我们麻利地用水草绳把螃蟹绑好(我们都学会了绑螃蟹),丢进水桶里。然后把竹竿插回原处,便去巡视其它钓杆,并照此方法去抓捕这些笨家伙。抓获了其它的,再到回原处,又有笨家伙上当,成为我们的网中物。不到半天,便可捕获满满一桶的螃蟹。

         要回家了,我们感到口渴了,也有点饿了,我们当中就会有人自告奋勇,爬上椰树摘椰子。又高又光滑没有旁支的树干,没有练就一副好身手是爬不上树颠的。他手脚并用,三蹿两蹿,很快爬到了树颠,从背后的腰带中拔出事先备好的小砍刀,把其中鲜嫩的椰子砍下来,按人头一人一颗。唰的一下,他下来了,然后用砍刀,熟练地对着椰子又砍又削,先用刀在嫩椰上挖一个洞,我们便喝到了清甜爽口的椰子水;后再用砍刀吧椰子破开两半,于是便吃到了晶莹白嫩的甜美的椰子肉——这里的椰子树,好像是没有主人的,谁都可以采来吃,只要你有本事上树。

         喝足了,吃饱了,我们带着收获的一桶螃蟹,轻快地踏着自行车走在回家的路上。这时红色的圆盘似的夕阳,被无数朵锦云彩霞簇拥着,在悄悄地向西边的青山坠落。就这样,我们全身披着夕阳绚丽的余辉回到家……

         可以说,我在班达亚齐度过的童年和少年时期,是我一生中最无忧无虑、最快乐、最美好的时期。每天只上半天课,下午回家后,又不用做作业,大半天的时间只知道玩。什么好玩的游戏,都不会错过。如用自制的玻璃线放风筝,指挥着自己的风筝在空中和别人的风筝缠斗,若把人家的风筝线割断了,看着其风筝随风飘走,便拍手称快,感到很满足;若输了,便垂头丧气……还有斗蟋蟀、斗鸡、放飞鸽子、玩玻璃弹子、连橡皮筋、香烟盒、汽水瓶盖等都可以拿来玩。好玩是儿童的天性,少年也不例外。

         可是,一切都过去了。如今我已鬓发斑白,青春不再。我美好的童年,已随着亚齐河水一去不复还了;一场大海啸,更是摧毁了我记忆中的美丽的古打拉夜(班达亚齐),我不禁仰天长叹,不胜唏嘘!人类在突发的特大的自然灾害面前,是多么无望、无助、无奈啊!

          我的童年一去不复返,还好新一代会继续书写更美丽的童年。

          (作者返第二故乡非数码时代故拍的是胶片相片。)

Posted @ 2009/5/27 9:31:07  阅读( 5925)  评论( 6)  
最新更新
  • 怀念古打拉夜(大亚齐)-----许玉龙
  • 汕头华侨补校的侨生工作回忆录
  • 同学情脉相通
  • 旧影寻新梦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20)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hasan
    永远年轻!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广州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