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版  繁体版

 侨友乐 > 侨友分享 > 生活 > 太阳河畔的浪荡子之——往事如歌(二)

太阳河畔的浪荡子之——往事如歌(二)

(续上一篇)太阳河畔的浪荡子之——往事如歌(一)

太阳河畔的浪荡子之——往事如歌(二)
 杨多思

       每个人都有自己美好的童年和快乐的少年时光,当我们在不知不觉快乐中渡过,我们已走到了青春困惑的年龄:学业的困惑、就业的困惑、前途的困惑、谋生的困惑……。许多年青年人此时可能会想到,离开他生活多年、熟悉的生存环境,到外面的世界去闯一番属于自己的新天地。追忆儿时往事,就象一粒粒散落在记忆里闪光的珍珠,人们常把往事比喻成如烟、如梦,而我小时候的生活环境,我更感觉:往事如歌。这个歌不是激情奔放、热情豪迈的颂歌,而是山里人节奏自由、深情悠长、自娱自慰的原生态山歌。

山歌(二)      一座青山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俗话说:“儿时看山是山,中年看山不是山,老时看山仍是山”。可我却是:“儿时看山是山,少年看山不是山,中年看山仍是山”。前段是古时候的人对自然现象的认识,那时人类对大自然的认识、开发和利用与文化知识的传播比较缓慢,对人类某一自然现象的发展变化要用尽一生的阅历来认知、感悟。可人类进入现代文明社会,人类对自然、对自身、对宇宙的开发与认识激剧加深,三、五年、十来年,这个宇宙就已事事几番新,十来年、几十年就跨入迈进某某时代、某某时期,短短时间就走过古代几百年的文明历史,人用不着活到老时就已历尽世事沧桑。

       在我出生后,我们家搬了几次家,但每一次搬家都还是住在兴隆山下。第一次是搬到兴隆山后面的四管区三十二连的学校,学校就在山脚下,这个山叫“狗熊山”。“狗熊山”据说50年代山上有狗熊,但具体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狗熊山紧连着兴隆山,是兴隆山的山背后,这里很幽静,山脚下是一片片的橡胶林和油棕树林。我们小时候常在油棕林里玩“躲猫猫”游戏,有一次一个小伙伴从躲在油棕树的背后冲出来,“啊——”一声撕人心肺的惨烈叫声,把所有躲在油棕树后的小朋友都惊吓,走上前来看时,惊恐万分,惨不忍睹。原来油棕树的枝杆两边整整齐齐长满长长尖尖的刺,他从油棕树旁冲出来时,腿刮到一排排整整齐齐的油棕刺,结果腿上大片的皮给刮下,我看到了血淋淋的肉露了出来,顿时感到全身发麻和恐惧,那时我们才三岁左右。也正是文化大革命运动最凶猛的时期,管区里经常都有批斗、游斗、忆苦思甜的大会。有一次在管区近千人的批斗大会中,要有小朋友扮成红小兵上台表演,在表演:“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不是人民怕美帝,而是美帝怕人民……”的革命舞蹈中,母亲没留意到给我穿着的是条开挡裤,结果在革命舞蹈表演过程中“咕咕仔”(客家话:小鸡鸡)不断的露了出来,会场上已有不少人在笑,舞蹈中有个动作是双手按地,一个侧身向前翻,又把“咕咕仔”给露在半空中,闹得整个严肃的批斗会场顿时“哈!哈!哈!”大笑起来……。这件事已成为了不少人难忘的记忆,还常被人提起。在游斗现形“反革命”份子时,被斗人脖子上挂着块写着被斗人名字和罪行的牌子,吊在胸前,被斗人手里拿着铜锣,边走边敲“哐、哐、哐”,口里在大声喊:“我是诈骗犯×××”;“哐、哐、哐”,“我是诈骗犯×××”……。我们小朋友紧跟着游斗“反革命”份子的队伍,四处学着他在喊,可我们当时还小才三岁,也不明白什么是“诈骗犯”,也听不清“诈骗犯”三个字,我们小朋友就在游斗“反革命”份子的队伍后面大声喊:“打倒大便犯×××” ;“打倒大便犯×××”……。忆苦思甜大会是在一个黑压压的饭堂的礼堂里进行,几位职工在台上轮流述说旧社会的苦,或控诉他们在国外怎样受尽外国敌对势力的歧视,受尽资本家和资产阶级的残酷剥削,回到祖国后自己才深深感受到人民当家作主的自豪感,感谢毛主席、感谢共产党,是我们人民的大救星……。突然,有人雄壮有力振臂高呼:“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台下群众:“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台下群众:“不忘阶级苦,牢记血泪仇——”。我坐在母亲腿上,也挥着握紧小拳头的手在跟着大人喊。广播里播放深情委婉的歌曲:“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万恶的旧社会,穷人受尽了苦……”。 大家把碗拿了出来,一人分了一碗事先用香蕉树筒切碎熬好的“猪闪”(客家话:猪食),我和母亲吃了一碗,味道苦苦涩涩臭青味,我感觉:喔!这就是旧社会的感觉。父亲说他也被红卫兵揪上台批斗过,罪名是:从台湾回来,又发表过讽刺官僚主义的文学作品等。

       在三十二连,我们的托儿所就在“狗熊山”下,托儿所门前有棵大梧桐树,我们常在梧桐树下抓昆虫和玩泥沙,梧桐树前有个晒谷场,谷粒掉在晒谷场四周边上,长出许多绿油油的小禾苗,晒谷场的两边和前面是一片油棕林。有一天,这里突然站满了许多武装戒备的民兵和穿着军装的解放军叔叔,只见一位身着军装的女首长: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身姿绰约;笑容满面与群众挥挥手,口里喊道;“同志们!我代表毛主席来看望你们来啦——!”。哇!天啊!谁能代表毛主席他老人家呢?有谁有这么大的胆量来代表毛主席他老人家呢?没有人有这个资格来代表毛主席他老人家,全世界也只有一个人敢这么说、这么做,那就是他的老婆。据说这位女首长在全国各地,各种会议的场合都说这一句话。随后她一人坐在一张折叠椅上,与她身后的一棵小油棕树苗合影留念。第二天与她合影留念过的小油棕树苗就被铁丝网围着重点保护起来。没想到过了几年,全国人民都在骂她,连我们小朋友也跟着大人在臭骂她,骂她来兴隆住在温泉宾馆时,两公里范围之内不允许有汽车声、拖拉机声、鸡叫牛叫狗叫声;骂她严重影响兴隆人民日常的生产、劳动和工作;骂她……。紧接着又在托儿所前的油棕林小路,我们小朋友和大小们又夹道热烈欢迎国际友好人士西哈努克亲王,西哈努克亲王没下车,坐在车内向欢迎他的群众招手致意,车就开过去了……。没多久,还是那条小路,一位英雄与武装民兵群众见面交谈。几个月前,在黑龙江珍宝岛中苏边境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战斗英雄孙玉国此时就站在“狗熊山”下,氛慨地讲述我们怎样被“老大哥”欺负,我们又是怎样学习毛主席语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进行自卫反击……。真没想到在兴隆山的背后——“狗熊山”下还这么热闹,来了不少有份量的大人物。在农场建场至今,在兴隆山山脚下的橡胶林、油棕林、咖啡园、可可园、胡椒地里,除了毛主席他老人家没有来过,第一、二、三、四代党和国家领导人,许多国家的元首和总统全都来兴隆农场视察参观过。有一次,国务院副总理陈永贵在兴隆场部舞台广场,向全场干部、职工作“学大寨先进事迹”报告大会,他慷慨激昂手指着兴隆山说:你们啊!这里到处都是宝,山上是银行,山下是粮仓……。因为民兵武装把守很严,不让带小孩入场,我只在会场外听到陈伯伯的宏亮的声音,远远望去,主席台上坐满了许多领导,也不知那个是陈伯伯,估计坐中间位置,头上用毛巾包着的那个人就是陈伯伯,因为当时全国都在轰轰烈烈的搞:“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运动,我们小朋友对头戴鸭嘴帽的和头包毛巾布的形象很熟悉。

       同样是油棕林里的一条小路,原先是我们小朋友跟着大人游斗“反革命”份子队伍走过的路,后来又是我们小朋友和大人一起迎接中央首长、国际友好人士的礼宾之路,这条油棕林小路也算得上是条不平凡的小路。在这条小路的岔口,也就是江青留影过的地方,我有过一次最惨痛的叫喊。印尼回来的北京知青黄必诚老师,他和父亲特要好,又是我们家的邻居,他买了辆新的单车,这天是星期天,他要去兴隆场部街上买菜之类,刚好一早在门口碰到我,他要带我去兴隆街上玩,父亲同意了。我坐在单车的后面,当单车走到江青留影的岔路口时,我的小脚丫慢慢的靠近单车的轮边,突然一声惨痛的喊叫声:“啊——”,整个单车突然被“棍子”卡住停下,左右晃晃要跌下来。黄老师人高脚长立在地上,单车没倒下,回过头来看,我还在惨痛大哭,再看车轮里,我的小脚已塞进车轮的钢线里,夹的车轮弹动不得,那个痛是从脚痛到心里,到现在都还记忆忧新。所以三十二连学校出管区去兴隆场部的那条油棕林小路,是我一辈子忘不了的不平凡小路。

       现在的小朋友三、四岁就读《三字经》、《弟子规》等经书,我们三、四岁的时候也读圣人“经书”。在托儿所吃饭时,阿姨说:“最高指示:毛主席教导我们说”,小朋友们齐声:“贪污和浪费是极大的犯罪”。小朋友读完了毛主席语录方可张口吃饭。有次我生病发烧,母亲带我去卫生所打针,我一看到卫生员在准备针头;装针水;拿酒精。我又闻到酒精的味,再看看卫生员从针孔里挤出几滴针水出来,针还没打,本能地马上就大哭。母亲说:“毛主席教导我们说:下定决心,不怕牺牲……。你不是会唱这首歌吗?宝贝,你就唱这首: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歌”。我跟着母亲的开头唱:“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更大的胜利……”。最后一句是重复用口号喊,我刚要喊:“下定决心,不怕牺……”,母亲抱我起来,拉上我的裤子说:“走,我们走啦!”。我问:“不是要打针吗?我还没打针呢?”。卫生员说:“早打完了,你可以走啦”。原来在我唱“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的时候,卫生员的针头早已扎在我的小屁股上。真没想到毛主席他老人家教导我们还真教导对了,这毛主席语录还真管用。以后我一生病来打针,针还没打,我就开始认真地在唱:“下定决心,不怕牺牲……”。

       在我上小学前,家又从三十二连搬回兴中。兴隆中学、兴隆小学就在兴隆山前。那时整个海南岛都在掀起“学大寨;赶屯昌”的农业运动高潮,连全国的小学语文课文里都有篇介绍海南屯昌县学习大寨的先进经验,种出的甘蔗有“脖子”那么粗。我们小学一星期起码有三、四个下午是劳动课,有种花生、种蕃薯、种甘蔗等。种蕃薯和种甘蔗等要先割绿叶肥,就是把绿叶当肥料,用泥土施埋,绿叶肥都是在兴隆山下、太阳河边割的。种甘蔗要先挖条长长的沟,把绿叶肥放入沟里,再用土殗埋,然后把甘蔗种种上。有一次劳动中,“昂公”(陈红军,海南话“红军”读“昂公”)一锄头挖,“博敏”(陈为民,海南话“为民”读“博敏”)弯腰放甘蔗种。全班同学也都是这样两人互相配合,重复多次。哪里想到他俩一下子没配合好,“昂公”举起高高的锄头往下一锄,“博敏”弯着腰把头一伸,“哐——”(锄头锄到脑袋瓜的声音),“啊——”(痛苦的惨叫声),我们很多同学都看到了这一可怕的情景,吓的都惊呆了。完了!完了!这回完了,大都心里都这样想。过一会看到“博敏”没死,大家冲上去,赶紧用手把绿叶捏成碎碎烂烂的,往“博敏”的头上一盖:“没事没事,一会血就不流了”。我们这个急救的土方法还挺管用,挺有疗效的,挺灵验的,“博敏”一会又哭又说又笑,把我们乐得合不拢嘴,我们都说他命可真大,脑袋瓜够硬。“昂公”的表情由恐惧的面孔慢慢变成想笑又不敢笑,最后还是一边解释一边笑个不停的说:我又不知道他的头怎么会这么快伸出来……。

       在老兴中,我家住在海口至三亚的国防公路的边上,突然每天都看到解放牌军车装着一枚枚很大很大的炮弹从家门口疾驰而过,气氛很紧张。当时报刊媒体一切消息都是封锁的,不透明的,不知到三亚那边发生了什么特大事情。具体情况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从浩然的文学小说和“小人书”《西沙儿女》,还有唐国强主演的电影《南海风云》上知道,三亚那边发生了“西沙自卫反击战”。一时间西沙成了全国人民眼中的焦点,就连当时笔记本上的封面印有几架“八一”战斗机在海面上空飞,海面上有几个圆圆的小沙堆,那几个小沙堆就是西沙群岛。我们兴隆距离海口208公里,距离三亚100来公里,去三亚要走多少时间,我那时没去过三亚不知道。可从兴隆去海口,早上7、8点开车,下午3、4点左右才到达海口,两百来公里的路足足走了7、8个小时,而且还是黄泥土路、排骨路,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泞沼泽坑坑洼洼。有一天我们突然接到通知,兴隆境内弯弯曲曲和上坡下坡路段的国防公路要改造重修,一时间全场劳动力又投入到轰轰烈烈的人海大会战,连中小学校的学生也停课全都参加劳动。我记不清我当时是读五年级还是读初一,反正海口到三亚兴隆路段新的国防公路的建设有我们劳动的汗水。那劳动大会战热闹的情景和气势的场面至今还历历在目,有点像淮海战役老乡、民工为解放军部队修筑战壕攻势,准备与“蒋家王朝”决一死战。手推车、锄头、铲、簸箕、萝筐、红旗、广播等劳动工具与宣传工具齐齐上阵,中途休息有油条、红茶、蕃薯糖水免费充足供应。在挖土运土中,班主任教师还表扬我们劳动很卖力,全都拿出了吃奶的力气,把我们兴奋的不得了。其实这场万人劳动战役的政治任务和战略意义是显而易见的,就连中小学校的学生也齐齐上阵参加,可想当时形势的紧迫性与严峻和刻不容缓。1974年我国教训了越南,“西沙自卫反击战”一下子把整个海南岛变成了战争的前线,国际影响、世界瞩目。也许是上级首长发现从海口运输物资到三亚300来公里,从早上走到晚上竟然走了一整天才到达,平时谁也不再意理会,可突然间战争爆发了,问题马上就暴露凸显出来,事不迟疑,马上缩短海口到三亚之间的公路距离和时间上的差距,也就引出了我们还是学生娃子就义务参加了国防建设,为国家流了一把汗,出了一份力,真是无尚的光荣。以上对当时的国际、国内形势的分析和判断,是我自己发挥艺术想像力主观虚构创造的,如有与解密后的当时国家政策形势相符,纯属个人高见。

       兴隆山并不是什么名山、大山,海拔高度大概有两个深圳的莲花山高。当地海南人有句顺口溜:“万宁到陵水,有命去无命回”,那是“南霸天”时代流传在老百姓间的话,可见当时这里的环境十分恶劣。五十年代初来兴隆开荒创业的老职工,在兴隆山方圆好几公里的山坡丘陵上,开梯田、种橡胶、种水稻、种热带农作物、兴修水利,使兴隆成为自给自足的热带农作物生产种植基地。小时候有件难忘的事,是“阿棒”(印尼话+客家话)的妈妈带母亲等许多人去工厂水利沟捞“憨”(蚬:客家话),水利沟就在兴隆山的半山腰下,小溪水从工厂的水利桥一直绕着兴隆山,大概流到胶厂吧。从三十二连步行去工厂水利沟,快到水利沟时要经过“老周拔”(伯:客家话)的家门口,这个“老周拔”是个极其普普通通、平平常常、平易近人的老人,可他又是个家喻户晓,甚至连党和国家领导人都认识他接见过他,这么一个不平凡的老人,他是好几届全国人大代表,常到北京开会学习。内靡全国的歌曲《我爱你,中国》是电影《海外赤子》里的主题曲,这首主题曲唱响全世界有中国人的地方。这部电影里主人公的原型,就是根据“老周拔“的生平事迹进行文学艺术加工创作而成的。“老周拔”我们都叫他“胡椒拔”,他种植胡椒很有经验,胡椒是比较难种植的热带作物,容易发瘟大面积死亡。我们小时候走进胡椒园,如被大人发现时都会被大声喝斥。我小的时候,“老周拔”常会来家里与父亲聊天,每次来时单车后面都捆一把木柴送给父亲,他知道我父亲是教师,没什么时间上山砍柴,加上孩子又小。他家刚好又住在兴隆山的山脚下,屋前屋后都是树木,自己也可以种植农家作物,自给自足。我常在去同学家玩的路上遇见“老周拔”,本来是晚辈见到长辈应先打招呼问好,可“老周拔”却总是先笑眯眯的与我不断点头,说话是语气很温和的客家口音,他关心我去哪里玩啊?爸爸在不在家啊?有时间来我家玩啊!我知道“老周拔”家里种了很多果树,门口还种了棵很大的“啪仔”树(鸡屎果,也叫芭乐:客家话),如果我去他家玩肯定会爬上树上採“啪仔”来吃,我早都很想去他家玩,很可惜“老周拔”的子女都是成年人,家里没有像我这样大的小朋友可以一起玩耍,所以我经常经过他家门口就是没有进去过。在水利沟,溪水特别的清凉,“阿棒”的妈妈和我母亲用簸箕从水沟的沙堆里一捞,然后在水里摇一摇,就可以看见簸箕面上有不少的“憨”。大家捞了一上午,就有大半桶的“憨”。中途休息时,“阿棒”的妈妈最会做“卤压”(印尼话),就是酸甜凉拌,把木瓜或蕃薯去皮,切片或切成块状,然后放白醋、红糖、盐、辣椒等一拌一腌,过一会儿入味了,口水直流——“一级棒”(日本话:十分好)。“阿棒”的妈妈是个超级乐观的人,说起话来,三句话里就夹有一句印尼话和客家话,她特别爱煮吃和做印尼糕点,她和母亲同属“老弱组”的成员,他们经常在一起交流制作东南亚糕点的经验,什么炕饼、火筒饼、香蕉糕、呀板(印尼话:印尼年糕)、七层糕、“老鼠屎”糖水等。

       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兴隆山上还有许多一人都抱不下的大树木,我和祖祖、阿雄(符志雄)、“阿别”、阿文(梁定文)等,放暑假经常上兴隆山上砍柴,我们每人都有一把“笆郎刀”(客家话:开山刀),把麻绳往腰间一绑,插上“笆郎刀”,提上军用水壶,戴上“海南阿别帽”(草编草帽,电影《小螺号》里“阿六叔”戴的帽),出发。真是“明知山有蛇,偏向蛇山行”气吞山河的大无畏英雄豪迈气概。在兴隆山上,阿文教我们先打四周围的藤草树木,这样可以打草惊蛇,把蛇吓跑,人就会比较安全;遇到迷路口渴,可以砍山上一种粗藤,从藤木里滴出的水可以解渴;如遇饥饿可採摘山上的野果,先让蚂蚁和虫子吃,如蚂蚁和虫子吃了没事,人就可以放心得吃;还有一种漆树,一定要学会辩认,要不然你砍了它,全身会痒的十分难受。这些自救急救的方法,我们虽没用上,可却是有经验进山的人总结出来的。在兴隆山上,我们还看到野橄榄树,树上长满了又苦又涩的橄榄;还有野葡萄藤,野葡萄果没长大都被鸟吃掉了。我们进山时先是沿着别人上山砍树时,早已开出的一条很小很小的路,走到半山腰,我们就向小路的左右两边进攻,拿出“笆郎刀”砍藤开路,大伙很快就找到自己要砍的树木,整个山林里就听到砍树有节奏的“剁、剁、剁”声,并且回荡在整个山谷,此起彼伏,很清脆、很好听、很让人回味。砍倒树木后削去枝叶,将树木从山上滚下来,那树木撞击石头发出的声音也很好听。树木轮流被搬到太阳河岸边,再抱着树木游过河对岸,事先跟公家单位借的手推车锁在河岸边,将树木搬上手推车高高兴兴运送回家,足够一个学期烧水做饭的柴火。

       在兴隆山上正中间有一棵很大很大的榕树,当周围的树木都快被砍光了,它还安然的屹立在那里,也许是树木太大,人们的技术力量无法对付它;也许是树木太威,人们敬畏它,视它为山神、镇山之宝,都一直没人去碰它一枝一叶。到整个兴隆山连根手臂粗的树木一根都找不到了,不知哪一天、哪个人、哪把斧头伸向了它巨大的身躯,恶运突然降临,巨树轰然倒下。从兴隆四周远远望去,原先兴隆山上的地标性树木已不复存在,百年神树从此消失在我们的视野里。我们以前上兴隆山砍柴时,走到大榕树就知道已经爬到山的一半,在努力一下就可以到达山顶,我们常坐在大榕树下休息、喝水、吃点心、畅谈美好的未来,各种小鸟在大榕树上吱吱喳喳欢快地唱歌。现在兴隆山就像是被人剃光了的头,只剩下灌木草藤,没有一根树木。在对兴隆山砍伐、掠夺的几路大军中,以场部机关、北区和胶厂等为一方面军,他们以胶厂山脚为突破口发起总攻(那条砍伐之路,金老师带我们美术兴趣小组成员,上兴隆山顶画画写生时我们走过),让千年沉睡的兴隆山恶梦降临,从此不得安宁;第二方面军以砖瓦厂、兴中和农科所为主力部队,我们强渡太阳河,从正面奔袭兴隆山的心脏地,也就是大榕树的周边地区,有点像“刘邓大军”挺进中原,直插“蒋家王朝”的心脏——南京,是最致命的打击;西路军以工厂、香茅厂等为突击队和尖刀连,他们就像游击队、敌后武工队一样灵活、机动作战、纡回绕道,即砍山前又砍山后(狗熊山),砍的山里的动物无处藏身、无路可逃,砍的兴隆山遍体鳞伤,砍的兴隆山从一个物华天宝的热带雨林森林快变成大寨的老虎沟。后来兴隆山顶上建起了电视差转台,又在去三十二连的路上山脚下,推土机开了一条直上兴隆山顶可以走汽车的大路,山顶上开始有人居住,在那里种自留地、挖池塘、养鱼养鸡养鸭养小狗。最后兴隆山变成我们兴隆小学学生春游的地方,学生们举着红旗浩浩荡荡的开进了山顶。我从兴隆山山顶上骑着单车,沿着推土机开的汽车路,刹一下单车掣,放松一下单车掣,一直冲到山脚下,很刺激、很好玩、很过瘾。我小时候就喜欢玩刺激的玩艺,现在人到中年,讲养生;讲保命;讲健康;讲长寿,胆子越来越小,活的越来越不快乐,越来越不潇洒自在。

       近几十年来,地球上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巨大自然灾难,是外星人、火星娃来地球捣乱?如果不是,那为什么自然灾难又频繁发生?想来想去就从人类自身找来找去,最后发现我们今天物质丰富,过着舒适的生活,所有的生活原材料都是从大自然中无情的开采、索取。科学家说:人类在这个地球上是没有什么可持续性发展的,人类文明程度越高,对大自然资源的破坏性越大,产生的废物垃圾越多,再这样疯狂无节制的发展、开发、利用下去,地球上的资源越来越少,人类两个、三个地球都不够我们享用,可我们人类、宇宙只有一个地球。现代人类的战争,就是地球资源掠夺的战争,我们人类现在已严重透支我们子孙后代的资源财产,我们的子孙后代将来怎么办呢?可怜的他们将面临搬出我们的地球……。回想起我们对太阳河、兴隆山的索取,我们真的早该好好的反思、反醒,我写“太阳河畔的浪荡子”既是回忆更是忏悔。太阳河、兴隆山默默的见证了兴隆华侨农场近六十年的发展与变化,它曾历经劫难,但她在我的心中依然那么亲切,依然那么梦回萦绕,山还是那山,水还是那水……。

2009年3月30日于深圳  夕夕斋

 

 

Posted @ 2009/10/29 22:38:00  阅读( 5692)  评论( 7)  
最新更新
  • 参加印尼基督教徒的主日崇拜会
  • 小闽婚宴上的印尼表演
  • 杨多思油画作品
  • 杨多思漫画作品
  • 杨多思素描作品

  • 最新评论
    输入验证码查看评论信息
    昵称 验证码
    <内容请勿超出2000个字,快捷键:Ctrl+Enter>
    最新通知

    (2020) 

    ~新年快乐~


                        (2015)


                        (2014)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NTA0OTcwNjcy/v.swf
                        (2013)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M0ODcwNTky/v.swf
                         (2012)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jQxMTI3MTE2/v.swf
                        (2011)

      

    侨友

    GiGi
    不是侨友,却在侨友乐里混,只因快乐
    公司 侨友乐
    群组 总部
    个人首页 个人首页
    我的相册  我的相册
    给我留言  给我留言
    我的栏目
    * 好文共享
    栏目推介

    侨友活动专辑

    侨友特辑专辑

    视频制作汇总

    走走华侨农场系列报道

    走走侨友系列报道

    文章搜索
    日期控件
    聚合索引

    邮址:qiaou.com@163.com侨友乐邮箱) 电话:13610085532       侨友乐
    网址: http://www.qiaou.com  粤ICP备14074093号      微博:http://weibo.com/qiaou(手机:http://weibo.cn/qiaou) 
    声明:本站成员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盗链,违者必究! 
    copyright @ 侨友乐(www.qiaou.com)版权所有